鱼记20 | 陪着花儿走过安静的世界

摘要: 孤独的花其实最美,自己的一小片地,自己的一小枝花,生死一个全过程,自己静静地体会。

10-11 03:51 首页 書魚簡界

花都是好看的,不是吗?尤其是春天里看到的花。如果你是一个热爱自然的画家,你怎能不去画那些撩人的花呢?自然向你绽放热情,于是情欲蠢蠢的你,拿起画笔,对它说,来我这里,我们相爱,留世间一瞬美好,让那没有天才的人艳羡,为那孤独的人疗愈。



于是梵高画了满树的杏花衬着蓝空,盛放啊,躁动啊,于是莫奈画了一池的睡莲陪着拂柳,安宁啊,懒庸啊,它们简直就是花之印象的两端,人之心境的终极。当然,你还见过梵高的向日葵和鸢尾,那点狂野有些习以为常了吧,所以,当你看到绿蓝纯色瓶在同色系的背景中突然捧出一大簇炫彩时,你会不会为那明明白白的孤独落泪呢?



当高更装模作样地把花束和一本诗集一起放在有远方的窗子前,那叫一个矫情啊,可还是有些勾引的意味吧,你不得不在心里为那远方的房子编个故事,偷偷把一段爱情放进去。



雷阿诺瓷瓶繁花的脂香粉韵,陶罐碎花的清新小调,不够大气太过轻盈了呀。倒是那束红椅上的玫瑰像是在说点什么俗艳的桥段与趣闻,还算耐看些。不过,还有一张更耐看,像是路边石墙下卖花的摊子,一株马蹄莲从白色泥盆里高挑地站出来,竟突然让人发现了它那有些幽默的清高与可怜。



孤独的花其实最美,孤独的泥盆里的花格外有些不可言说的俗气和雅韵,不做作,不卖弄,不需要跟谁为伍,自己的一小片地,自己的一小枝花,生死一个全过程,自己静静地体会。这个,莫奈懂,塞尚最懂。


莫奈的花自恋着那个孤独,它们的绽放里有炫耀,有挣扎,有犹豫,有纠结,有不甘,但最终比梵高静,比高更真,比雷阿诺深,那些花里有一份跌跌荡荡的丰富人生。



塞尚,啊,那些花啊,太纯粹,它们是日子,是开开落落的过程,是不必精细地伺候,不必等待驻足欣赏的存在,自开自落。花影难寻时,叶儿错落,光陪着它们逝去,照亮叶子,照亮花盆,照亮土墙,照亮一个安坐的老人,他仿佛在看光阴一点点走来走去。



塞尚的花,是整个世界的宁静,即使没有花了,只剩下一只铁皮桶和一只白瓷碗,曾经花儿绽放的声音还是可以听到,因为光永远在那些空空荡荡的容器里。时间停住,指针消失,瓶中无花,光,还是要一片片走过世界。




首页 - 書魚簡界 的更多文章: